中央人民政府网站  |  省委  |  省人大  |  省政府  |  省政协
您的位置: 青海省人民政府网 / 民生服务 / 聚焦民生

聚焦攻坚战

来源: 青海日报    发布时间: 2019-04-09 09:12    编辑: 马燕燕         

  上法台:易地搬迁“三问”

  干净宽敞的硬化道路,通到了家家户户门口,二十步就有一个太阳能路灯,红砖白墙绿大门,一个崭新的村庄映入眼帘。

  4月初,走进海东市平安区石灰窑回族乡上法台村,村容村貌干净整洁,村里的文化活动广场上,只能看见几个老人在闲聊,年轻人的身影更多出现在田间地头。

  易地搬迁后的上法台村,焕发出了勃勃生机,群众丢掉了以前贫困落后的帽子,争先恐后奔小康。

  一问:为什么要搬

  上法台村为什么要易地搬迁?

  “路不好”、“房子破”、“位置偏”是上法台村所有村民对以前村子的普遍认知。朱守存的认知却要比其他村民更深刻。

  朱守存一家4口人,两个娃娃在上学,大儿子患有先天性偏瘫,身体左半部分没有知觉,属于二级残疾,如今在海东第二中学就读。

  以前的上法台村处在山腰的陡坡处,村民的民居坡度平均有50多度,朱守存家居住的房屋坡度更是达到了70多度,是上法台村居住最陡的一户。

  “以前孩子上学放学,这么陡的村道下也下不去,上也上不来,每天都是上学我背下去,放学后我等在村口,又背回家里。”谈起以前的那些日子,朱守存满是苦楚,一年到头也出不了门,挣不上钱。

  很多人可能很难想象70多度的一个坡度有多陡。农用手扶拖拉机,在农村没有它到不了的地方,可是却偏偏到了朱守存家,即便是硬化道路,拉一车粮食也上不去这么陡的坡。

  “空车上来还可以,要是装满一车粮食,压根就上不去,因此,每年,地里的粮食,我家都是寄存在坡度低的村民家,磨面榨油的时候都是一点一点到他们家里去拉运。”朱守存的心里坡陡对人们生产生活的影响真是刻骨铭心。

  村子坡度大,盖房子所需的钢筋水泥红砖,也很难拉运到村民家里,因此,村民们盖新房的也是少之又少,居住的房子院墙都是土夯墙,房子都是用泥块木头盖搭建的,年久失修,房屋也已经破败不堪。

  村子坡度大,对村民们的另一个影响就是只能季节性喝自来水。冬天,自来水水源地结冰,水流量小,自来水无法上到这么陡的坡,群众只能吃窖水,只有春夏秋三季才能喝上正常的自来水。

  因此,上法台村实施易地搬迁,是村民的迫切需要,也是党委政府践行“脱贫路上不落下一个人”的铮铮誓言。

  二问:搬迁变化大不大

  2016年4月,经过认真选址准备,上法台村易地搬迁项目开始动工,2017年底,易地搬迁户实现全部入住,此次易地搬迁为上法台村易地搬迁一期项目。

  上法台村全村156户1008人,建档立卡户78户,易地搬迁81户,建档立卡户54户,每户庭院房子的成本价9万元,建档立卡户政府补贴8万元,自筹1万元,一般户自筹和政府补贴都是4.5万元。

  房子怎么分?村委会主任祁连鹏介绍:“我们采取群众自愿的基础上,建档立卡户优先分配,再按照居住地理位置以及坡陡的大小,对易地搬迁房屋进行分配。”

  搬迁之后,上法台村水电路等基础设施全部完善,村里还实施了宽带进村,村民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变,正如朱守存所说,“搬下来之后方便多了,娃娃放学不用接了,下雪天也不用愁要去扫雪,现在一门心思要增收,今年种植了100多亩的耕地,在这片耕地上谋致富。”

  其实这仅仅是变化之一,易地搬迁后的上法台村,还有更多的变化。村委会主任祁连鹏介绍,“村子没搬迁之前,村子里有七年没办过喜事,本村的姑娘们都往外嫁,往好的地方出嫁,外村的姑娘嫌弃村子远,位置偏,没人愿意嫁到村子里,村子的光棍汉也一年比一年多。”

  搬迁之后,去年一年,村子里就有三个年轻人娶了媳妇,这对于村子来说是一种无形的变化。

  今年54岁的祁延珍是上法台村建档立卡户,家中有12亩(0.8公顷)耕地,祁延珍一年到头就靠这片耕地生存,再就是农闲时节村里打点零工,补贴家用。29岁的儿子,一年到头在外打工,父子两相依为命,祁延珍对于儿子娶媳妇也是一筹莫展。

  “没想到易地搬迁后,住房条件有了很大的变化,儿子娶媳妇也是水到渠成,这得要感恩党和政府的好政策,实话说,要不是搬下来,压根就没想着给儿子娶媳妇。”祁延珍满脸都是喜悦。

  上法台村易地搬迁带来的变化不仅于此,还有更多,诸如带来思想观念的转变等等

  三问:搬迁之后怎么办

  上法台村易地搬迁的后续产业是一家养殖场,但是环保督查导致养殖场关停,该怎么办?如何让村民们既能搬得出、还能留得住,并且能致富。

  村“两委”在村里的种植大户身上做文章,做种植大户的思想工作。

  上法台村全村160公顷耕地,是个纯农业村,村民们依靠的主要还是农业,通过养殖大户带动,建档立卡户入股,年底分红,以此来逐步解决上法台村的后续产业发展的问题。

  村民梁龙贤,早些年在山东做玉石生意,这些年,随着玉石市场行情的下跌,梁贤龙岁数也大了,就想着回家干一些事。

  2015年,梁龙贤回到上法台村,成立了平安龙贤种养殖专业合作社,流转了村民们的20公顷耕地种植大黄。2017年,梁龙贤吸收村里建档立卡户44人,将每人5400元的产业到户扶持资金投入到合作社,种植当归,并按照每年入股资金的27.8%分红,每人分红1500元。

  去年,又有建档立卡户3户11人的产业到户扶持资金入股到合作社,去年一年下来,虽然中药材市场行情下跌,梁龙贤也赔了不少,但是入股到合作社55人,每人1500元的分红资金全部发到了群众手中。

  每年,梁龙贤的合作社栽苗、除草的时候,都需要工人,而这些用工基本都是本村群众以及附近村庄的群众。

  记者在梁龙贤用工及发放工资的花名册上看到,70岁的梁生彪,去年一年出工96天,工资10315元,老伴魏吉英,出工70天,工资5420元。

  梁生彪老两口,去年一年,在合作社打工是收入最多的,除了梁生彪老两口,还有很多建档立卡户也加入到合作社,土地也流转给合作社,再到合作社务工。

  上法台村像梁龙贤一样种植药材的种植大户有三户,三户种植大户中,均有建档立卡户参与入股,建档立卡户通过种植大户带动,实现了稳定分红。

  上法台村,通过易地搬迁,彻底解决了生存环境艰苦、产业结构单一的问题,实现了搬得出、留得住、能致富,是平安区脱贫摘帽中依靠政策扶持,群众争先脱贫奔小康的一个缩影。(张多钧)

  

 [1] [2] 下一页
竟博电竞